奇迹

  正文,death note 梗
  面瘫为什么会面瘫呢?这个问题还没有确切的答案,或者说,该题多解。
  --A.长久专注于细节
  这很好理解,以面瘫学霸界冢伊奈帆为例,大到地球战事,小到合理消费,哪一样不是经过他本人的深思熟虑,步步为营,将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位分析以及判断最后才做出最优选择的?
  [长久的蛰伏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处理私事,所以细节是十分重要的。]这是伊奈帆的人生理念。
  --不过好像有奇怪的的东西混进来了,界冢先生。
 

  自从瑟拉姆来到地球,伊奈帆就没被周围的人好好对待过——这么说是因为不论是韵子起助这些熟人还是高年级学长学姐都能够意味不明地介入——美其名曰“★对地火和平贡献者暨火星大小姐恋人的考验★前辈的调教★同伴的助攻★”就好像瑟拉姆真的在广播里宣布过和伊奈帆正式成为男女朋友一样。
  毕竟在这个年代,火星人在学校里出现算是新奇物种,更别说是像瑟拉姆小姐这样的名门秀媛了。瑟拉姆乃火星伯爵扎兹巴鲁姆之女,从小学习各种礼仪的她拥有良好的教养,非凡的气质配上她柔和的面孔,撇去成绩不看的话简直是天使。对于[和界冢同学似乎有暧昧关系]这件事瑟拉姆称她本人曾因为头疼的功课一度向校园里的顶级学霸界冢伊奈帆请教,来往多了便被周围的同学察觉,招致最后和界冢同学成为并列的校园红人。
  [对于这件事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想再次澄清一下我和界冢同学的关系......他在此之前曾被推上流言的风口浪尖,所以我想对他说声抱歉,我和界冢同学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瓜葛......]空旷的集合大厅里回荡着瑟拉姆的声音,听起来嘹亮又严肃。
  [所以,我和界冢同学会把这件事处理好,请老师、主任们谅解,我们不会让流言蜚语出现了......]
  [我希望各位能够信任我和界冢同学,积极配合......]瑟拉姆一句接着一句说着仿佛不想停下来似得。
  [我知道在人群中或许还有亢奋的声音,或许还有不信任的话语,但是请你们相信我,相信界冢同学.....]
  [毕竟,界冢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的名字叫,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
 


  [我说,伊奈帆你相信世界上有死神这样的存在吗?]白色的床单裹挟着韵子小小的身影,烛光下的面孔有些生硬,但丝毫不失生气。
  [我没想过那种东西。毕竟鬼神是虚量子化的,考虑到实际意义的话,它们只是人类的某种臆想......]年少的伊奈帆想尽力向青梅竹马的少女解释。
  烛光照亮了木板之间的缝隙,踩在上面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所以,你刚刚说的死神,大概永远不会出现吧。]伊奈帆回头看向瑟瑟发抖的青梅竹马,脸上专注的表情一如往常。
  世界静默了。
  [我们......我们可以走出去的吧,]韵子似乎有些不甘心地抿了抿嘴,[按照你之前说过的路线的话。]
  [嗯,可能性是80%]伊奈帆拿起托盘上的蜡烛,小小的火焰跳动着,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
  漆黑的走廊里,只剩下孩子们的脚步声。
  被不安和恐惧围绕着的气氛渐渐浓烈,这使得伊奈帆没能在韵子突然“砰”地跪在冰凉的地板上时反应过来。脚步停下后,女孩子哭泣的声音就愈发明显。伊奈帆顿住了。[啊......真是受够了!]黑色的刘海耷拉着,伊奈帆侧头便清楚的感受到韵子不安的气息[为什么啊,那些年长的家伙......要做这种事......明明只是想串个宿舍而已,明明什么都没做,明明我和伊奈帆什么都没做......]一直覆盖在身体上的床单滑落在地上,青梅竹马抽咽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使得伊奈帆手中的托盘“咣当”一声掉下,
  [为什么,这种家伙不会死掉呢。]
  红色的瞳孔飞快地收缩了一下。韵子被弄得有点发愣,连忙问前面那个平常十分淡定的的家伙怎么了。那个背影直了直,然后就看到伊奈帆和往常无两样地拾起了滚落在地上的蜡烛,侧过脸对不安的青梅竹马轻轻地笑了一下。
  [没事噢,韵子。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的,前面不远就是女生宿舍了。你回去后我会和宿舍长解释,所以那些高年级的人就不会再敢整你了。]
  韵子忽然红了红脸,仓促的点点头表示认可。
  ......果然好帅,伊奈帆笑起来的样子。
  [那,那伊奈帆准备怎么办呢?]韵子的大脑里开始浮现出某些韩剧的情节来。
  [我?]
  [是啊......伊奈帆,也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吧,嗯,学姐......会处理的吧......]韵子在发现自己脑海中的韩剧情节完全消失不了时果断地搬出了对方家属。
  [我没事,韵子。前面不远就到了,我送你回宿舍。]伊奈帆转过身站起来,重新将蜡烛摆好在托盘上。
  我已经够了啊,有它的话。
  伊奈帆将捡来的黑色笔记本搁在托盘下面,用手托举着。
  天衣无缝。
  我不会有事的,韵子。不过我果然还是要报复他们,报复那些人。如果这真的是一本[死亡笔记]的话。端着托盘的年少的伊奈帆这么想着。

脑洞 death note 梗

......还有39秒。38,37,36。身体感受到沉重的拉力以及地球的引力。不好。伊奈帆蹙眉。
已经过去了41.5秒,也就是说,原本在40秒内就要因心脏麻痹而死的人还是好端端的立在眼前。
可恶。
[怎么了吗,伊奈帆桑?]十分可爱的语气。
或许没注意到呢,瑟拉姆小姐。
只好这样了啊。
眼前绿盈盈的眸子愈发靠近,看清了,那是被一层雾气笼罩着的,纯净的双眸。
[伊,伊奈帆桑?]绿色的眸子显得十分可怜,双臂抵在墙上的伊奈帆这么想着。
[瑟拉姆小姐......这不是本名吧。]不等面前人反应过来就轻轻贴上自己的唇[你的真名是什么呢。]